崇左新闻网

科迪乳业手持17.7亿却拖欠1.4亿奶款遭深交所问询 疑陷流动性危机

作者:陈彤

远风惠GPLP Rhino Finance(ID: gplpcn)

C6Y210BtJyUC3PrkgaoFHFQj5CJhYAVEkYWXfc56Aff8=1565000698496compressflag.png

由于私人贷款判决没有实施被归类为“老赖”的Cody Dairy(.SZ),因此深陷陷入奶农收奶的两难境地。

许多奶农去Cody Dairy采集牛奶,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张青海董事长没有出现。此后,科迪乳业的冷静被打破了。

截至北京时间8月5日收盘,科迪乳业报2.82元/股,下跌9.03%。

拖欠1.4亿美元的牛奶,员工的工资纠纷不断,公司的生产能力处于闲置状态

根据GPLP Rhino Finance,自2017年12月以来,Cody Dairy一直拖欠奶农,甚至奶农拖欠了20个月。截至目前,科迪乳业拖欠的牛奶总额已达1.4亿元,涉及数千名奶农。为了维持养牛场的运营,一些奶农不得不依靠出售牛来获取资金和维持运营。

在Cody Dairy的欠款未得到偿还期间,奶农从未打断讨论,公司的答复一直是“肯定会解决”,然后就不会。在了解事件后当地人参与了咨询后,Cody Dairy还答应在8月1日中午12点前给奶农回复,但没有结束。

Cody Dairy不仅违反了奶农的牛奶,还引发了员工工资纠纷。自2018年9月以来,由于与Cody Dairy的劳资纠纷,19名员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拖欠工资和社会保障,涉及金额超过101万元。这些员工大多数都是“绩效”。 Cody Dairy无法提供有关“差”和“违反公司规定”等理由的有效证据。

不仅如此,Cody的乳制品生产也陷入困境,乳制品行业的速冻行业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停产和闲置产能。

深圳证券交易所涉嫌查询17.7亿货币资金

从财务数据来看,科迪乳业实现了稳定增长。 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9亿元,同比增长6.23%;母亲净利润2998万元,增长28.13%,非净利润2684万元,增长32.46%。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第一季度,科迪乳业的货币资金为17.7亿元,流动资产总额为18.94亿元。

可以看出,Cody Dairy是一家“不差钱”的企业,它应该足以支付奶农的牛奶和员工薪酬,但为什么Cody Dairy选择违约呢?

Cody Dairy的异常行为也引起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 2019年8月3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关于对河南科迪乳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拖欠农民款,实际控制“失踪”,2018年底公司账户仍为16.72亿元,2019年7月发送现金红利2080万元,2019年合同纠纷提起财产保全,员工投诉投诉。他们对Cody Dairy欠拖欠农民,货币基金,合同纠纷和媒体报道表示担忧。做一个解释。

“迷失联盟”的主席出现,资金被科迪集团挪用

2019年8月5日,Cody Dairy的“断线”公司董事长出现了。 Cody Dairy宣布,在公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的《关注函》后,张青海董事长对此非常重视,并及时与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沟通,并组织了公司的有关部门。时间《关注函》所涉及的具体问题将逐项检查,《关注函》的答复将尽快完成,信息披露义务将及时完成。

Cody Dairy账户的资金去了哪里?从Cody Dairy的公告中可以看出。 Cody Dairy的公告还表示,张青海向公司通报了公司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在解决股权质押风险方面取得的进展,商丘市政府正在积极帮助科迪集团降低流动性风险并协调推广省级投资平台。成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亿元),以缓解科迪集团股权质押风险,相关工作有序推进。

在公告中,科迪集团一再被提及,当地的资金协调主要是为了减轻科迪集团股票质押的风险。但是,Cody Dairy没有提到为什么资金不足以及是否涉及资本挪用的问题。科迪集团对上市公司资金挪用的怀疑加剧了。

特别声明:本文由网易上传并由媒体平台“网易”作者发表,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3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结束后,300个城市的销售收入被释放,房屋奴隶流下眼泪。

返回网易主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作者:陈彤

远风惠GPLP Rhino Finance(ID: gplpcn)

C6Y210BtJyUC3PrkgaoFHFQj5CJhYAVEkYWXfc56Aff8=1565000698496compressflag.png

由于私人贷款判决没有实施被归类为“老赖”的Cody Dairy(.SZ),因此深陷陷入奶农收奶的两难境地。

许多奶农去Cody Dairy采集牛奶,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张青海董事长没有出现。此后,科迪乳业的冷静被打破了。

截至北京时间8月5日收盘,科迪乳业报2.82元/股,下跌9.03%。

拖欠1.4亿美元的牛奶,员工的工资纠纷不断,公司的生产能力处于闲置状态

根据GPLP Rhino Finance,自2017年12月以来,Cody Dairy一直拖欠奶农,甚至奶农拖欠了20个月。截至目前,科迪乳业拖欠的牛奶总额已达1.4亿元,涉及数千名奶农。为了维持养牛场的运营,一些奶农不得不依靠出售牛来获取资金和维持运营。

在Cody Dairy的欠款未得到偿还期间,奶农从未打断讨论,公司的答复一直是“肯定会解决”,然后就不会。在了解事件后当地人参与了咨询后,Cody Dairy还答应在8月1日中午12点前给奶农回复,但没有结束。

Cody Dairy不仅违反了奶农的牛奶,还引发了员工工资纠纷。自2018年9月以来,由于与Cody Dairy的劳资纠纷,19名员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拖欠工资和社会保障,涉及金额超过101万元。这些员工大多数都是“绩效”。 Cody Dairy无法提供有关“差”和“违反公司规定”等理由的有效证据。

不仅如此,Cody的乳制品生产也陷入困境,乳制品行业的速冻行业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停产和闲置产能。

深圳证券交易所涉嫌查询17.7亿货币资金

从财务数据来看,科迪乳业实现了稳定增长。 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9亿元,同比增长6.23%;母亲净利润2998万元,增长28.13%,非净利润2684万元,增长32.46%。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第一季度,科迪乳业的货币资金为17.7亿元,流动资产总额为18.94亿元。

可以看出,Cody Dairy是一家“不差钱”的企业,它应该足以支付奶农的牛奶和员工薪酬,但为什么Cody Dairy选择违约呢?

Cody Dairy的异常行为也引起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 2019年8月3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关于对河南科迪乳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拖欠农民款,实际控制“失踪”,2018年底公司账户仍为16.72亿元,2019年7月发送现金红利2080万元,2019年合同纠纷提起财产保全,员工投诉投诉。他们对Cody Dairy欠拖欠农民,货币基金,合同纠纷和媒体报道表示担忧。做一个解释。

“迷失联盟”的主席出现,资金被科迪集团挪用

2019年8月5日,Cody Dairy的“断线”公司董事长出现了。 Cody Dairy宣布,在公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的《关注函》后,张青海董事长对此非常重视,并及时与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沟通,并组织了公司的有关部门。时间《关注函》所涉及的具体问题将逐项检查,《关注函》的答复将尽快完成,信息披露义务将及时完成。

Cody Dairy账户的资金去了哪里?从Cody Dairy的公告中可以看出。 Cody Dairy的公告还表示,张青海向公司通报了公司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在解决股权质押风险方面取得的进展,商丘市政府正在积极帮助科迪集团降低流动性风险并协调推广省级投资平台。成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亿元),以缓解科迪集团股权质押风险,相关工作有序推进。

在公告中,科迪集团一再被提及,当地的资金协调主要是为了减轻科迪集团股票质押的风险。但是,Cody Dairy没有提到为什么资金不足以及是否涉及资本挪用的问题。科迪集团对上市公司资金挪用的怀疑加剧了。

作者:陈彤

远风惠GPLP Rhino Finance(ID: gplpcn)

C6Y210BtJyUC3PrkgaoFHFQj5CJhYAVEkYWXfc56Aff8=1565000698496compressflag.png

由于私人贷款判决没有实施被归类为“老赖”的Cody Dairy(.SZ),因此深陷陷入奶农收奶的两难境地。

许多奶农去Cody Dairy采集牛奶,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张青海董事长没有出现。此后,科迪乳业的冷静被打破了。

截至北京时间8月5日收盘,科迪乳业报2.82元/股,下跌9.03%。

拖欠1.4亿美元的牛奶,员工的工资纠纷不断,公司的生产能力处于闲置状态

根据GPLP Rhino Finance,自2017年12月以来,Cody Dairy一直拖欠奶农,甚至奶农拖欠了20个月。截至目前,科迪乳业拖欠的牛奶总额已达1.4亿元,涉及数千名奶农。为了维持养牛场的运营,一些奶农不得不依靠出售牛来获取资金和维持运营。

在Cody Dairy的欠款未得到偿还期间,奶农从未打断讨论,公司的答复一直是“肯定会解决”,然后就不会。在了解事件后当地人参与了咨询后,Cody Dairy还答应在8月1日中午12点前给奶农回复,但没有结束。

Cody Dairy不仅违反了奶农的牛奶,还引发了员工工资纠纷。自2018年9月以来,由于与Cody Dairy的劳资纠纷,19名员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拖欠工资和社会保障,涉及金额超过101万元。这些员工大多数都是“绩效”。 Cody Dairy无法提供有关“差”和“违反公司规定”等理由的有效证据。

不仅如此,Cody的乳制品生产也陷入困境,乳制品行业的速冻行业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停产和闲置产能。

深圳证券交易所涉嫌查询17.7亿货币资金

从财务数据来看,科迪乳业实现了稳定增长。 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9亿元,同比增长6.23%;母亲净利润2998万元,增长28.13%,非净利润2684万元,增长32.46%。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第一季度,科迪乳业的货币资金为17.7亿元,流动资产总额为18.94亿元。

可以看出,Cody Dairy是一家“不差钱”的企业,它应该足以支付奶农的牛奶和员工薪酬,但为什么Cody Dairy选择违约呢?

Cody Dairy的异常行为也引起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 2019年8月3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关于对河南科迪乳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拖欠农民款,实际控制“失踪”,2018年底公司账户仍为16.72亿元,2019年7月发送现金红利2080万元,2019年合同纠纷提起财产保全,员工投诉投诉。他们对Cody Dairy欠拖欠农民,货币基金,合同纠纷和媒体报道表示担忧。做一个解释。

“迷失联盟”的主席出现,资金被科迪集团挪用

2019年8月5日,Cody Dairy的“断线”公司董事长出现了。 Cody Dairy宣布,在公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的《关注函》后,张青海董事长对此非常重视,并及时与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沟通,并组织了公司的有关部门。时间《关注函》所涉及的具体问题将逐项检查,《关注函》的答复将尽快完成,信息披露义务将及时完成。

Cody Dairy账户的资金去了哪里?从Cody Dairy的公告中可以看出。 Cody Dairy的公告还表示,张青海向公司通报了公司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在解决股权质押风险方面取得的进展,商丘市政府正在积极帮助科迪集团降低流动性风险并协调推广省级投资平台。成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亿元),以缓解科迪集团股权质押风险,相关工作有序推进。

在公告中,科迪集团一再被提及,当地的资金协调主要是为了减轻科迪集团股票质押的风险。但是,Cody Dairy没有提到为什么资金不足以及是否涉及资本挪用的问题。科迪集团对上市公司资金挪用的怀疑加剧了。

特别声明:本文由网易上传并由媒体平台“网易”作者发表,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3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结束后,300个城市的销售收入被释放,房屋奴隶流下眼泪。

返回网易主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作者:陈彤

远风惠GPLP Rhino Finance(ID: gplpcn)

C6Y210BtJyUC3PrkgaoFHFQj5CJhYAVEkYWXfc56Aff8=1565000698496compressflag.png

由于私人贷款判决没有实施被归类为“老赖”的Cody Dairy(.SZ),因此深陷陷入奶农收奶的两难境地。

许多奶农去Cody Dairy采集牛奶,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张青海董事长没有出现。此后,科迪乳业的冷静被打破了。

截至北京时间8月5日收盘,科迪乳业报2.82元/股,下跌9.03%。

拖欠1.4亿美元的牛奶,员工的工资纠纷不断,公司的生产能力处于闲置状态

根据GPLP Rhino Finance,自2017年12月以来,Cody Dairy一直拖欠奶农,甚至奶农拖欠了20个月。截至目前,科迪乳业拖欠的牛奶总额已达1.4亿元,涉及数千名奶农。为了维持养牛场的运营,一些奶农不得不依靠出售牛来获取资金和维持运营。

在Cody Dairy的欠款未得到偿还期间,奶农从未打断讨论,公司的答复一直是“肯定会解决”,然后就不会。在了解事件后当地人参与了咨询后,Cody Dairy还答应在8月1日中午12点前给奶农回复,但没有结束。

Cody Dairy不仅违反了奶农的牛奶,还引发了员工工资纠纷。自2018年9月以来,由于与Cody Dairy的劳资纠纷,19名员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拖欠工资和社会保障,涉及金额超过101万元。这些员工大多数都是“绩效”。 Cody Dairy无法提供有关“差”和“违反公司规定”等理由的有效证据。

不仅如此,Cody的乳制品生产也陷入困境,乳制品行业的速冻行业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停产和闲置产能。

深圳证券交易所涉嫌查询17.7亿货币资金

从财务数据来看,科迪乳业实现了稳定增长。 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9亿元,同比增长6.23%;母亲净利润2998万元,增长28.13%,非净利润2684万元,增长32.46%。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第一季度,科迪乳业的货币资金为17.7亿元,流动资产总额为18.94亿元。

可以看出,Cody Dairy是一家“不差钱”的企业,它应该足以支付奶农的牛奶和员工薪酬,但为什么Cody Dairy选择违约呢?

Cody Dairy的异常行为也引起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 2019年8月3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关于对河南科迪乳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拖欠农民款,实际控制“失踪”,2018年底公司账户仍为16.72亿元,2019年7月发送现金红利2080万元,2019年合同纠纷提起财产保全,员工投诉投诉。他们对Cody Dairy欠拖欠农民,货币基金,合同纠纷和媒体报道表示担忧。做一个解释。

“迷失联盟”的主席出现,资金被科迪集团挪用

2019年8月5日,Cody Dairy的“断线”公司董事长出现了。 Cody Dairy宣布,在公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的《关注函》后,张青海董事长对此非常重视,并及时与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沟通,并组织了公司的有关部门。时间《关注函》所涉及的具体问题将逐项检查,《关注函》的答复将尽快完成,信息披露义务将及时完成。

Cody Dairy账户的资金去了哪里?从Cody Dairy的公告中可以看出。 Cody Dairy的公告还表示,张青海向公司通报了公司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在解决股权质押风险方面取得的进展,商丘市政府正在积极帮助科迪集团降低流动性风险并协调推广省级投资平台。成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亿元),以缓解科迪集团股权质押风险,相关工作有序推进。

在公告中,科迪集团一再被提及,当地的资金协调主要是为了减轻科迪集团股票质押的风险。但是,Cody Dairy没有提到为什么资金不足以及是否涉及资本挪用的问题。科迪集团对上市公司资金挪用的怀疑加剧了。

作者:陈彤

远风惠GPLP Rhino Finance(ID: gplpcn)

C6Y210BtJyUC3PrkgaoFHFQj5CJhYAVEkYWXfc56Aff8=1565000698496compressflag.png

由于私人贷款判决没有实施被归类为“老赖”的Cody Dairy(.SZ),因此深陷陷入奶农收奶的两难境地。

许多奶农去Cody Dairy采集牛奶,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张青海董事长没有出现。此后,科迪乳业的冷静被打破了。

截至北京时间8月5日收盘,科迪乳业报2.82元/股,下跌9.03%。

拖欠1.4亿美元的牛奶,员工的工资纠纷不断,公司的生产能力处于闲置状态

根据GPLP Rhino Finance,自2017年12月以来,Cody Dairy一直拖欠奶农,甚至奶农拖欠了20个月。截至目前,科迪乳业拖欠的牛奶总额已达1.4亿元,涉及数千名奶农。为了维持养牛场的运营,一些奶农不得不依靠出售牛来获取资金和维持运营。

在Cody Dairy的欠款未得到偿还期间,奶农从未打断讨论,公司的答复一直是“肯定会解决”,然后就不会。在了解事件后当地人参与了咨询后,Cody Dairy还答应在8月1日中午12点前给奶农回复,但没有结束。

Cody Dairy不仅违反了奶农的牛奶,还引发了员工工资纠纷。自2018年9月以来,由于与Cody Dairy的劳资纠纷,19名员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拖欠工资和社会保障,涉及金额超过101万元。这些员工大多数都是“绩效”。 Cody Dairy无法提供有关“差”和“违反公司规定”等理由的有效证据。

不仅如此,Cody的乳制品生产也陷入困境,乳制品行业的速冻行业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停产和闲置产能。

深圳证券交易所涉嫌查询17.7亿货币资金

从财务数据来看,科迪乳业实现了稳定增长。 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9亿元,同比增长6.23%;母亲净利润2998万元,增长28.13%,非净利润2684万元,增长32.46%。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第一季度,科迪乳业的货币资金为17.7亿元,流动资产总额为18.94亿元。

可以看出,Cody Dairy是一家“不差钱”的企业,它应该足以支付奶农的牛奶和员工薪酬,但为什么Cody Dairy选择违约呢?

Cody Dairy的异常行为也引起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 2019年8月3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关于对河南科迪乳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拖欠农民款,实际控制“失踪”,2018年底公司账户仍为16.72亿元,2019年7月发送现金红利2080万元,2019年合同纠纷提起财产保全,员工投诉投诉。他们对Cody Dairy欠拖欠农民,货币基金,合同纠纷和媒体报道表示担忧。做一个解释。

“迷失联盟”的主席出现,资金被科迪集团挪用

2019年8月5日,Cody Dairy的“断线”公司董事长出现了。 Cody Dairy宣布,在公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的《关注函》后,张青海董事长对此非常重视,并及时与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沟通,并组织了公司的有关部门。时间《关注函》所涉及的具体问题将逐项检查,《关注函》的答复将尽快完成,信息披露义务将及时完成。

Cody Dairy账户的资金去了哪里?从Cody Dairy的公告中可以看出。 Cody Dairy的公告还表示,张青海向公司通报了公司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在解决股权质押风险方面取得的进展,商丘市政府正在积极帮助科迪集团降低流动性风险并协调推广省级投资平台。成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亿元),以缓解科迪集团股权质押风险,相关工作有序推进。

在公告中,科迪集团一再被提及,当地的资金协调主要是为了减轻科迪集团股票质押的风险。但是,Cody Dairy没有提到为什么资金不足以及是否涉及资本挪用的问题。科迪集团对上市公司资金挪用的怀疑加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