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新闻网

穆光宗:免学费为何难救日本少子化

  在少子化和老龄化问题非常严重的日本,如今有了一个新国策,即生孩子可以赚福利。日本首相近日宣布:2019年10月起,日本的儿童,3岁至5岁上保育园、幼儿园所有费用全免,并且在初中毕业以前,学费全免、看病全免。除此之外,政府每个月还给不同年龄段的儿童发不同份额的“儿童福利金”。这一社会福利政策中巨大的儿童-家庭指向吸引了不少人目光。

  肇始于1970年代的日本人口少子化问题可谓由来已久、积重难返。少子化包括了两重含义:一是生育的少子化,指生育率持续低于更替水平且越来越低;二是人口的少子化,即0-14岁少儿人口规模和比重递减下降的趋势和过程。为此,日本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做得虽然不少,但提振生育率的效果却并不明显。究其原因,恐怕是日本早已掉入内生性、意愿性、稳定性低生育率陷阱,人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和育儿方式与传统社会已经大相径庭,生养成本不堪重负,不愿、不敢生育的现象日见普遍。

  一个社会0-14岁人口占比15%-18%为“严重少子化”,15%以内为“超少子化”。目前日本的少儿人口比重低于15%,处于“超少子化”阶段。日本政府给遭遇低生育困境的国家和地区提供了一个教训和一个经验。教训是没有及早意识到低生育有自我强化和固化的内在规律,没有及时打造儿童-家庭友好的社会环境体系,以至于错失了逆转低生育危机的时机,中国应引以为戒,在应对低生育风险时采取未雨绸缪的综合措施。而日本政府的经验是:既然现代生育是理性预期指引下的经济行为,那么家庭生育-抚养成本的部分社会化是走出低生育困境的必由之路。政府的责任是努力把生育小孩的硬软件措施全部都做好,创造生育友好的环境和政策,使年轻人不怕生孩子,使得社会环境适合孩子成长。至于生还是不生则属于个人自由。

  数据表明,中国人口少子化的进程非常迅速,现在已到严重少子化的发展阶段,0-14岁少儿人口比重从1982年三普时的33.6%下降到2010年六普时的16.6%,需要积极应对持续的低生育风险和少子化挑战。当前我国儿童-家庭福利政策缺位严重,需要重构适应低生育-少子化时代的社会福利体系。换言之,政府负责生育的服务与保障,家庭负责生育的决策与过程。生育的公权与私权领域各负其责,这应是低生育时代鼓励生育的正确方式。(作者是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

http://www.sugys.com/bdsgEj28c/go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