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新闻网

一月两起股权“挂牌” 信托牌照要重估?

?

今年7月中旬,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的“国有企业转让信托公司9%股权”的信息引起了市场的关注。不到一个月后,8月6日,第三大股东上市并清算了金谷信托1.46%股权的消息令市场大跌。

时间在前进。 6月,金智科技将其在紫金信托的2.45%股权转让给南京新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年初,中原信托第四大股东清算了12.54%的股份。与此同时,在年初,西方信托的1.53%的股权转让进行了,并没有发现它没有找到一个适合三个月的家。

今年共进行了6次信托股权转让或拟议转让。为什么信托股权反复“动手”现象?在此背后,信托许可证的价值是否需要重估?在这方面,业内人士认为,在去杠杆化的背景下,信托公司的运作将不可避免地进入调整期。在这个阶段,股权价值难以提高。此时,选择退出是相应股东调整投资布局的手段。但是,信托公司的股权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并不普遍。从长远来看,信托许可证的价值仍然值得乐观。

1月份,两家信托公司的股票被列入转让

8月6日,金谷信托的1.46%股权由第三大股东上市转让。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布的转让资料,转让交易的转让价格为.4万元,信息披露结束日期为2019年9月2日。

项目转让方为中国海外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海外工程”),是金谷信托的第三大股东。股权转让是金谷信托的全部股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中国海外工程是金谷信托三大股东之一,持股比例为1.46%。根据公告,金谷信托的第一大股东是中国信达,持股比例为92.29%,第二大股东中国女性活动中心持股比例为6.25%。

中国海外工程是一家国有控股公司,是中国铁路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股权转让于2018年10月经中国铁路集团批准,决议文件名称为“印刷通知《中国中铁降低‘两金’、控制‘带息负债’暨确保实现年度资产负债率管控目标行动方案》”。

股权被“清算”还有其他原因吗?记者分别致电金谷信托和中国海外工程。神谷信托的一位相关人士表示,“需要进行书面采访”,但记者在收到电子邮件后没有回复。中国海外工程的一名员工说他不知道。

“一家国有企业转让一家信托公司9%的股份,交易类别是投资。投资主体为国有企业,地区为安徽省。披露截止日期为。“7月中旬,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布的转账信息也使信托活跃,

该项目的基本信息表明,信托公司是由当地金融控股集团发起的。公司成立于2001年,注册资金30亿元,资产总额74亿元,近三年平均年净利润约4.7亿元。情况良好,红利稳定。

据多家媒体报道,该公司为安徽国元信托,受让方为安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新闻网记者从国元信托官方网站获悉,该公司由安徽国元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创办。公司成立于2001年12月20日,注册资金30亿元。根据2018年财务报告,该公司在报告期末共报告了7名股东。前三大股东为安徽国元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9.69%),深圳中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0.38%),安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9%)。

但是,国元信托没有向记者证实此事。安徽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表示“回应不方便”。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此次交易仍处于投资促进阶段,尚未正式上市。 “如果正式上市,所有信息都将由转让人和受让人批准。”该人还表示有意邀请投资者询问,正常投资期限为一年,但不一定一个。在这一年,如果有人拿起它,它将提前结束。除此之外,披露更多信息并不方便。

信托资产规模减少3.55万亿。相应的股东调整了投资布局

上述两家信托公司股份的转让并非信托业的最新趋势。今年6月,金智科技将紫金信托的2.45%股权转让给南京新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年初,西方信托进行了1.53%的股权转让,尚未发现它已经找不到合适的房子三个月了。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金谷信托,紫金信托和西信托的资产以及净利润等资产均属于68家信托公司的“后级”。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这些小股权转让外,北方信托,中江信托等在一系列风暴后引入了新的实际控制人,并将国有资本变成了私营企业。

为什么今年信托股票一再被“流传”? “股权变动的因素很多。股东将根据自身情况和对公司未来的预期继续减持。股东有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但是,大部分股份中国的信托公司现在由国有资产所有。“信托业高级研究员廖和凯对“新京报”记者的分析说。

在廖和凯看来,股东的撤退可能已经考虑到了继续推行去杠杆化政策的影响以及对自身现金流的需求。同时,在去杠杆化的背景下,信托公司的运作将不可避免地进入调整期,现阶段的股权价值难以提升。此时,选择退出也是相应股东调整投资布局的一种手段。

信托业进入新一轮调整期的标志性事件是2018年4月新的资产管理规则,明确了信托的目标。同年8月,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受托人发布了《关于加强规范资产管理业务过渡期内信托监管工作的通知》(简称“第37号文件”),指导过渡性信托业的整顿。没有提到“善意和恶意”渠道部门,过渡性信托公司可以发行旧的股票产品。对接,信托渠道业务的压力有所缓解。

强有力的金融监管的影响更为明显。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统计,截至2018年底,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为22.70万亿元,比2017年底减少3.55万亿元。

“由于渠道业务占信托规模的60%-70%,而且大部分资金来自银行资金,目前的银行融资正处于整改过程中。对渠道业务的需求不断下降。去渠道化将削弱信任规模的增长。华宝证券研究创新部的动力表示,信托业的一些新业务,如资产证券化和家族信托业务,仍然很小,不足以对冲传统业务规模的缩小。预计近年来信托资产。规模增长势头将继续疲弱。

除了信托行业商业模式的转变之外,溥仪标准的研究员吴洪利告诉“新京报”,信托资产的频繁转移有两个原因。首先,在当前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中,信托公司作为中央企业或国有企业主导的典型金融企业,已将战略投资者引入市场化转型,成为本轮经济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次,该公司之前盲目扩张,面临巨大的赎回风险,其发展陷入困境。它引入投资者改善经营状况,降低经营风险。”不过,吴红丽还表示,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大多数信托公司已经适应了自我发展的内在优势,包括股东优势,而信托公司股权的重大变化并不普遍。

信托许可证的价值是否面临重估?业内人士表示,“有人拿起钱来实现”

与信托股权在过去一年转移,行业进入过渡期的痛苦不同,2016年下半年四川信托股权转让的“大戏”反映了“对资本的急切追求” ”。

当时,来自四川信托的第三大股东,宏达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暂停重组,并涉嫌筹集资金购买信托资产。经过23轮报价,股票以33.33%的溢价出售,总交易价格为50亿元人民币。大胜,然后到第四大股东吉吉食品,中途使用优先权带走股权,四川信托股权转让几度逆转令人眼花缭乱。在不同阶段,多方资本表现出“渴望寻找股票”,并正在准备两个股东的立场。

现在信托资产已经上市销售,信托许可的价值是否需要重估?一家信托公司的内部人士告诉北京新闻,信托牌照的价值是不容置疑的。它没有谈论灵活性。说到稀缺性,银行,保险,证券和基金牌照已经增加,自2007年以来,信托基金已经排名第五。子行业的重组开始了,十多年来没有新的重组。

“在正常情况下,控股股东不愿出售信托许可证,除非是业务中的主要问题,必须这样做。例如,中江信托有太多的雷鸣,而雪松控股已经花了这么多钱第一件事是宣布它刚刚销售了所有产品。作为一家私营企业,在目前的宏观经济不确定性中,没有资本实力,没有长期价值,为什么他们这样做呢?“这位人士表示。

在上述人士看来,其他少数股东的退出证明了信托股权的价值。 “如果有价值,就会有流动性,有人会接管。例如,所有的股权交易,许多中小银行,以及农业商业银行的股权转让公告,很长一段时间没人问,因为价值是值得怀疑的。“

他还提到了今年年初的另一次股权转让。 “中原信托的少数股东退出是因为股东有自己的资金,而且资金短缺。这种情况会发生什么?信托股份将被兑现,并将自然出售。现在。 “

廖和凯认为,从长远来看,信托公司的股权仍然值得布局。 “中国信托业的发展方兴未艾,主要信托业务仍有很大的扩张空间。只有绝大多数只能进行金融投资,很难获得实际话语权,更不用说控制权了。 “。北方信托混合变化,雪松中江信托是近年来私营企业信托的罕见案例,因此只适用于长期布局和稳定现金流的投资者。 “现在,信托公司拥有很大比例的国有资产,未来仍有很大的混合改革空间。”

信托许可证的价值也可以反映在转移价格中。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根据金谷信托发布的2018年股权信息,中国海外工程持有的1.46%股权价格为3210万元,此转让的底价为.4万元,溢价约为92%。

变化将继续,信托公司应该如何利用股东变动的影响?吴洪利认为,在转型过程中,信托公司应根据自身发展需要认真评估投资者的价值,引入具有行业资源,先进商业模式和国际管理经验的战略投资者,以实现优势互补,促进信托公司。顺利转型。

新京报记者程维淼侯润芳

主编:张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