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新闻网

重组煤矿投近8亿3年不生产 民资股东状告央企索赔1亿

?

重组煤矿投资7.3亿年非生产民用股东起诉中央企业索赔1亿元

上游新闻

山西省第一煤矿和中央企业改组后,矿山改造累计投资7.9亿元,一年内连续生产160万吨原煤后,井的生产和停产2016年3月实施。在未来三年左右的时间里,煤矿已经生产但没有生产,煤矿已经破产。随后,私营股东贾强将中央政府告上法庭,要求中央政府赔偿损失超过1亿元人民币。

8月15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法庭上审理此案。在审判前,法院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确定煤矿。在法庭上,贾强对评估报告没有异议,国电燃料和国电电力对评估机构和评估报告提出异议。最后,法院宣布了一项选举决定。

845b-ichcymw5422283.jpg

▲8月15日,案件在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摄影/上游记者沉多

混合改革导致矛盾:7.9亿转型没有积极生产

11年前,为了提高煤矿安全生产,山西省启动了以国有煤矿企业为主体的大型煤矿企业,合并重组中小煤矿企业。正是在当时的背景下,2008年7月,山西中州伟业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强伟业”)由国电集团旗下的国电燃料有限公司整合。

国电燃料投资3.24亿元收购原股东贾强60%的股份。转让后,贾强持有40%的股份。公司更名为山西鄞州国强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强煤业)。

从2008年到2013年12月,国强煤业实施技术升级改造,实现了基于综合开采的机械化改造。随后,国强煤业120万吨/年的兼并重组一体化项目通过竣工验收,批准年产120万吨。 2014年6月,国强煤炭进入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并正式投产。

国电集团对该技改项目的投资额不超过7.92亿元,资金来源为贷款。贷款来源在国电集团内。

事情已于2015年完成。当年10月,国电燃料公司直接委托国强煤业向国电集团的另一家子公司国电电力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电电力”)进行委托。

据报道,国电电力接管后,2015年原煤产量为60万吨。自2015年全国煤炭市场一直在下滑以来,2016年3月,国强煤炭同意通过股东咨询实施停产和维护工作,并开始生产。

但是,这个停止时间超过三年。自2016年以来,煤炭价格一直不好,但在2017年煤炭市场改善后,国电未能组织生产,导致损失继续扩大,直到2019年3月恢复生产,仅在两个月后再次停止生产生产。

上游记者调查获悉,平陆区政府领导多次与国电和国电电力上级单位沟通,但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由于国强煤炭长期停产,连续亏损超过1亿元,累计亏损超过6亿元(不包括7亿多元的技术改造资金),最终被拖入国电集团特困企业。

4396-ichcymw5422346.jpg

▲国强煤业2014 - 2017年经营4年。摄影/上游记者沉多

经过多年的技术改造,损失被列为特困企业

拥有全国40%强煤产业的民营股东贾强看到了国强煤业技术改造,生产和停产的全过程,但很少有机会参与。 “混合型改革企业基本上是中央企业。毕竟,十年内只有一次股东大会,这显然是公司治理结构中的一个问题。这也是已经投产的国强煤业被列为特困企业的主要原因。 “作为股东,我承担着公司的责任。” %的责任,也有40%的投票权,虽然它不起决定作用,但应该征求我的意见,但事实并非如此。贾强说:国强煤业在国电燃料公司管理期间只召开了10年的股东大会,国电电力公司未经管理层召开股东大会。有些事情要求总公司做出决定。/P>

关于这种情况的出现,国电系统的内部人士表示,“国电电力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希望将国强煤业纳入其上市公司的资产,但后来由于前期的高投入,国电电力没有完全接管,导致这种“三明治”的情况。“

对于2014年以来的年度亏损,主要原因是生产和生产暂停,根本没有生产。即使生产停止,也会有维护费用和管理人员的工资以及8亿元的贷款利息,因此公司将亏本多年。

“2016年停产情况不佳,但2017年后,煤炭市场有所改善。这是由国电电力缺乏生产造成的。这是一个人为的原因。“为什么国电不恢复生产,贾强说:”国电不从事煤炭生产,他不了解煤矿,他们害怕冒险安全生产,所以他们宁愿亏本而不是生产。另外,国电电力没有投入资金,投资者是国电燃料,国电电力不怕亏本。

关于国电电力建设的延误,国电燃料有关人员也表示不满,但他们无奈。 “我们已多次向上级部门报告恢复工作,但上级已被推迟,我们没有办法。此外,我们也反映到更高层次组织生产,同时转移,但上级不批准,只能看到损失。

ab90-ichcymw5422421.jpg

▲国电燃料正准备转让国强煤矿60%的股权及相关债权。摄影/上游记者沉多

有机会重获生机

停产后,员工无法获得工资。在此期间,他们多次前往北京请愿。 2017年1月,国电集团同意启动国强煤业的生产流程。 2017年6月,电力和电力联合部领导组建了再生产监督小组。国强煤业;直到2018年7月,新工作面的安装和调试工作已经结束,另外还投入了5000万到5000万元人民币;直至2019年4月,国电电力安排下内蒙古平庄煤矿400多名工人赴山西赣州。国强煤业正在生产。“

一切似乎都开始向正确的方向发展。然而,经过国强煤炭一个多月的生产,内蒙古平庄煤矿400多名工人接到了上级的命令,暂停生产和退出。国强煤业再次陷入僵局。

关于突然停产,国电燃料的相关人员也表示无奈。 “恢复生产和停止生产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关于暂停生产的原因,国电电力表示“要进行安全检查”。存在安全隐患。“

件。”

“没有责任就开始工作已经太迟了?”贾强对目前的情况非常不满。

“当他们开始或停止生产时,他们必须向监管部门报告。当平庄煤矿的工人被疏散时,他们只是说他们已下令停止生产,并没有告诉我们存在潜在的安全问题。 “

件,暂停生产是企业的独立运作。此前,省和市有关部门都在关注国强煤炭的生产恢复情况,并且已多次与集团沟通,但由于中央企业不属于地方管理层,地方政府没有办法。

据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国电燃料分别向国兴煤业和国强煤业借入10.55亿元人民币(利息和利息总额)和14.8亿元人民币,加上此前购买的股权价格分别为8.378亿元和3.24亿元。元。投资超过30亿元,民营资本部分股东减少6亿多元。国电燃料已投资超过20亿元。

2018年12月30日,国家能源集团批准国电集团加强对国强煤业的管理,继续进行管理升级,确保国强煤业完成“僵局与治理研究”任务国资委在此基础上,可以通过上市转让的方式进行处置。但是,截至最近的日期,上市转移方面没有新的进展。

根据国电燃料相关人员的最新消息,将对国强煤业进行内部转让,并与中煤集团合作,但转让似乎无处可见,

民营资本股东起诉中央企业赔偿损失

2017年11月之前,贾强将国电燃料和国电电力公司告上法庭。贾强声称,两家中央企业滥用公司的控制权,国强煤业生产220万吨原煤,造成经济损失2.49亿元,其中相应于贾强40%股权的资产占比超过1亿元人民币。人民币的损失也给相应的国有资产造成了超过1.5亿元的经济损失。

2017年12月27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国电电力对案件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0×251f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权正确。摄影/上游记者沈铎

随后,国电燃料和国电电力向山西省高等法院提起上诉。2018年7月10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权正确,上诉理由缺乏法律依据,被驳回。

后来,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为了回应贾强的赔偿要求,委托一家机构进行鉴定。国电燃料、国电电力对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的评估机构和评估报告提出异议。

8月15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院对评估报告无异议,国电燃料、国电动力对评估机构、评估报告有异议。最后,法院宣布了选举决定。

“混合企业的公司治理结构不完善。中央企业只有最后的发言权,作为一个持有40%股份的私人资本家,他们在公司治理中没有发言权,十年内只召开了一次股东大会。《公司法》设立的安监机构尚未落实,这是国强煤业混合改革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

主编:张国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