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新闻网

他为了抗战胜利,成为汉奸受尽辱骂,死后61年人们才知他是英雄

   17:41:30 程哥历史观

  有一种英雄,他们不能在人民面前高呼口号,不能在敌人面前袒护战友,甚至不能在亲人面前辩解倾诉。但是他们却同样拥有一颗炽热的忠国之心、爱民之情,用一种同胞所不能够理解的方式默默战斗着,他们就是近代抗战史上的谍报人员,百姓眼中的汉奸。当时间如流水一样逝去,属于他们的时代也结束了,但是他们曾经所付出的努力和贡献却会被历史记住,更应该被后人记住。

  b0303aa0484b99421e12ff6fb0bd6fca.png

  黄标曾是湖北沔阳一代出了名的汉奸,因为他既是当地洪帮的头目也是日本人在这里扶植起来的保安队长,如此身份在当时的人们看来就是侵略者的帮凶,社会的毒瘤。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掩盖身为共产党员的身份,从而为组织上收集更多的情报,营救更多的被捕战友,拯救更多可能会受到伤害的无辜百姓。

  0a0e1d0ea6d50fa9b42c47bf5339486f.png

  早年时候的他,身手不凡、仗义豪爽,并且还加入了我党,还是队伍中的骨干成员。只可惜后来局势混乱,导致他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就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一方面暗中帮助老百姓安定生活,另一方面则悄悄寻找党组织,六年后终于如愿。原本想要跟随部队一起上阵杀敌的他却在这个时候接到了一份特殊的任务,这就是打入敌人的心脏,时刻准备为党组织提供各种必须的帮助。

  a541552e98e94e0dd79052c2d78ce5b8.png

  做汉奸的日子里,黄标受了很多误解和指责,即便是立下了功劳也不能为人所道。但是这样的行为却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共产党员身上的闪耀点,不被理解的日子里他孤军奋战着,还要忍受家人的奚落和谴责,母亲甚至临终前都没有原谅这个“汉奸”儿子。顶着不孝罪名的他却只能打落牙齿混血吞,将一片赤诚交给了组织,无限谩骂留给了自己。

  这种自我诋毁、自我降低人格的汉奸经历也在后来给他带来了很大的伤害。解放后,由于他的身份得知的人很少,再加上当时各地政府都在肃清汉奸,于是他就被当作汉奸送上了刑场。好在关键时候有人为其作证,不过也由于证据的不齐全最终导致其失去了十年的自由,落寞凄凉的病死于监狱中。

  4bf7c8fd6fb5c8c6376e09a67f778c4b.png

  然而,真相毕竟是不会永远迟到的,所以这件事情在三十年后再次被人们提起,经过一番审核后让曾经的英雄得到正义的维护。在其死后的61年,遗骸也终于得以安放在了烈士陵园,让我们记住像他一样的谍报人员,并给予英雄的敬重。

  有一种英雄,他们不能在人民面前高呼口号,不能在敌人面前袒护战友,甚至不能在亲人面前辩解倾诉。但是他们却同样拥有一颗炽热的忠国之心、爱民之情,用一种同胞所不能够理解的方式默默战斗着,他们就是近代抗战史上的谍报人员,百姓眼中的汉奸。当时间如流水一样逝去,属于他们的时代也结束了,但是他们曾经所付出的努力和贡献却会被历史记住,更应该被后人记住。

  b0303aa0484b99421e12ff6fb0bd6fca.png

  黄标曾是湖北沔阳一代出了名的汉奸,因为他既是当地洪帮的头目也是日本人在这里扶植起来的保安队长,如此身份在当时的人们看来就是侵略者的帮凶,社会的毒瘤。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掩盖身为共产党员的身份,从而为组织上收集更多的情报,营救更多的被捕战友,拯救更多可能会受到伤害的无辜百姓。

  0a0e1d0ea6d50fa9b42c47bf5339486f.png

  早年时候的他,身手不凡、仗义豪爽,并且还加入了我党,还是队伍中的骨干成员。只可惜后来局势混乱,导致他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就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一方面暗中帮助老百姓安定生活,另一方面则悄悄寻找党组织,六年后终于如愿。原本想要跟随部队一起上阵杀敌的他却在这个时候接到了一份特殊的任务,这就是打入敌人的心脏,时刻准备为党组织提供各种必须的帮助。

  a541552e98e94e0dd79052c2d78ce5b8.png

  做汉奸的日子里,黄标受了很多误解和指责,即便是立下了功劳也不能为人所道。但是这样的行为却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共产党员身上的闪耀点,不被理解的日子里他孤军奋战着,还要忍受家人的奚落和谴责,母亲甚至临终前都没有原谅这个“汉奸”儿子。顶着不孝罪名的他却只能打落牙齿混血吞,将一片赤诚交给了组织,无限谩骂留给了自己。

  这种自我诋毁、自我降低人格的汉奸经历也在后来给他带来了很大的伤害。解放后,由于他的身份得知的人很少,再加上当时各地政府都在肃清汉奸,于是他就被当作汉奸送上了刑场。好在关键时候有人为其作证,不过也由于证据的不齐全最终导致其失去了十年的自由,落寞凄凉的病死于监狱中。

  4bf7c8fd6fb5c8c6376e09a67f778c4b.png

  然而,真相毕竟是不会永远迟到的,所以这件事情在三十年后再次被人们提起,经过一番审核后让曾经的英雄得到正义的维护。在其死后的61年,遗骸也终于得以安放在了烈士陵园,让我们记住像他一样的谍报人员,并给予英雄的敬重。

达到当天最大量